网络大电影现在赚的不是观众的钱,而是视频网站的补贴

 

导语:网络大电影现在赚的并不是观众的钱,而是视频网站的补贴,只是与观众的观看次数相关而已。目前点击率就是一部网络大电影的全部生命,这也是为什么眼下视频网站根本不敢(暂时也不需要)赚收费会员的钱,全部分给内容团队,否则面临的就是内容的死亡。

现在整个网大市场还没有真正成熟,行业内热火朝天的讨论,却鲜见网上对作品本身的议论,来自观众的真实反馈基本为0,让行业内口水横飞的热闹,看起来更像是一场大型自嗨。

| 网络大电影是前途无限的新生代视频内容,还是一次注定潦草收场的“异常集体幻想与群众性癫狂”?

2015年那针《山炮进城》的鸡血,直到现在还兴奋着网络大电影的神经。这片刚刚开垦出的新大陆上,视频平台用高额补贴调动内容生产者的积极性,内容团队则勉力耕耘,并形成了一股不大不小的淘金热。

年关将至,大公司高调发布网络大电影计划,小公司也筹划着明年要开机若干部“准爆款”,也有人开始用好莱坞B级片的风潮,证明网络大电影存在的必然性,并试图以此为网大描绘一个灿烂前景。

当要注意的是,盈利的风险随着投资的增加水涨船高,并且盈利模式还不够成熟,制作团队对于成本回收心里没底;没人知道观众在僵尸片、东北喜剧等题材之后,观众的下一个付费G点何在,甚至没人真正清楚到底是哪些群体在看网络大电影,市场处于混沌状态;

年底广电总局下架了数部热门网剧,这样的尺度下,网大不可能成为中国电影市场中的B级片吗?

网络大电影现在赚的不是观众的钱,而是视频网站的补贴

网络大电影是前途无限的新生代视频内容,还是一次注定潦草收场的“异常集体幻想与群众性癫狂”?

网络大电影横空出世的第一个神话,就是“变态的投资回报比”,2015年末的时候,演变成了“60%以上的网络大电影都能实现盈利”,眼下大量视频作者涌入网络大电影市场,最主要的原因也是觉得网大的回报率更高。

在免费内容当道的互联网,网络电影盈利的先驱是Netflix和hulu,前者通过付费会员制逆袭了HBO这样的老牌电视集团,前阵子Netflix在圣丹斯电影节上凶猛地收购版权,把好莱坞电影公司的老板们又惊出了一身冷汗;后者则通过强制观看广告和电影预告片的方式,让观众享受免费的观影服务。

网络大电影现在赚的不是观众的钱,而是视频网站的补贴

在盈利方式上,网络大电影平台借鉴了Netflix和Hulu的会员收费+非会员强制广告的组合方式,收上来的钱平台和制作团队分账。

爱奇艺等网站基本将产生的利润全部让给了内容制作方,用单次点击1.5到3.5元的高回报补贴,保证内容的供应,然而依然有很多影片收不回成本。

2015年,一共有六百多部网络大电影上线,其中只有35部作品分账超过了一百万,2016年行业全部预测网大会向大投资、精品化方向发展,年末投资超百万的项目也上马了不少。那么2016年的大投资作品,能赚得回来吗?

网络电影的赚钱渠道,在国内依然属于探索阶段。根据目前爱奇艺、优酷土豆、乐视的统计,三家网站加起来的付费会员数不超过三千万,其中有多少人会看网络大电影?不得而知。

网友的付费习惯还在成长的路上,爱奇艺贴吧提供和索要“免费会员”的帖子占了大半个版面,而淘宝上一块钱一个月VIP会员账号,仅一家店一个月的成交额就有近两万,这样的店搜一下有好几十页。

网络大电影现在赚的不是观众的钱,而是视频网站的补贴

乍看上去,这只是会员量的问题,以现在的付费会员发展速度,网站和制作者盈利指日可待,过几个月国内的视频网站和网络大电影,就能像Netflix和《纸牌屋》一样走上人生巅峰。也许对网站是这样,但对于一部作品就不一定了。

美国的影视作品的盈利方式非常多元,衍生品销售占了总利润的70%以上,版权费用、用户点播只是影视作品利润的一小部分,一部作品盈利与否与Netflix或Hulu的播放量确实相关,但不是完全绑定的。

而国内的网络大电影(其实也包括电影),点击率(票房)就是一部作品的全部生命,这也是为什么眼下视频网站根本不敢(暂时也不需要)赚收费会员的钱,全部分给内容团队,否则面临的就是内容的死亡。

网络大电影现在赚的不是观众的钱,而是视频网站的补贴

网络电影的收费模式模仿网络文学,前6分钟免费,后续内容收费,然而电影不比小说,只需一人一桌一电脑而已,一个大剧组的人吃马喂动辄百万计,比网络写手的稿费不知高到哪里去了。这个对比不甚恰当,但是多多少少能看出网络大电影的窘境,现在有几个网络大电影真正赚到了钱,恐怕只有视频平台和制作团队自己知道。

三四十年代的时候大量人才涌入好莱坞,因为电影宫的建立让电影成了赚大钱的生意;过去的十几年里,大量人才涌入中国电影行业,也是因为院线的铺设让电影成了一座金矿。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40年代过后,由于政策、经济等原因,美国电影公司纷纷倒闭,只剩下一只手数得过来的几家;

我们呢?电影行业的混乱导致90%的国产院线电影都不赚钱,每年票房收入的60%都进了好莱坞引进片的腰包。进军网络大电影的热潮与这两次电影行业的迅速膨胀类似,但也有不同,就是因为制作者们赚到的并不是观众的钱,而是视频网站的补贴,只是与观众的观看次数相关而已。

“异常的集体幻想与群众癫狂”是查尔斯·麦基对欲望驱使下的、非理性的群体行为的描述,当一个生意大家都认为能赚钱的时候,也是泡沫即将破裂的时候。

如果路边的擦鞋工都在跟你聊股票,那么股市也离崩盘不远了,同样,当你处处都能看到人们谈论网络大电影的时候,这个市场也已经难堪其重。

目前的会员收入,显然承担不了那么多大投资的网大,而且观众会很快抛弃粗制滥造的作品。

按照市场规律,接下来的一年将是淘汰的一年。

眼下的大部分的网络电影制作者会回到广告、微电影、宣传片、低成本院线的老战线上,而留下的,要么是能够被大多数观众认可的优质团队,要么是占据亚文化风口,能满足特定人群观影需求的团队,网络大电影说到底,还是对主流市场一个低价的、亚文化的补充,只接受质优价廉和有固定市场的作品。

 “谁在看网大”这个问题,不少人都深存疑问,行业内热火朝天的讨论,却鲜见网上对作品本身的议论。那些动辄几千万点击的网络大电影,在微博却只有几十条讨论,而且充满了广告味道,来自观众的真实反馈基本为0,让行业内口水横飞的热闹,看起来更像是一场大型自嗨。

但是,靠研究资本市场反身性日进10亿美元的索罗斯大爷说过,一个新兴行业大家都觉得有前景的情况下,它的前景必然不错,所以2016网络大电影在各方合力之下,或许会给我们一些新的惊喜。

·EN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