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GDP的含义解析,你真的明白吗?

问答社区分类: 汉化主题各种GDP的含义解析,你真的明白吗?
懒小鱼儿 管理员 提问于 1年 之前

名目 GDP (Nominal GDP)

评量内容:以当期债格计算之经济活动总量。

重要性:说明生产力的总量,用以评置:经济成就或其他指标(例如经常帐占GDP之百分比)。

呈现方式:每季小计与每年总计,比较少见每月的数字。

观察重点:总额。在检视产出或收入时应采用要素成本,在检视 支出时改用市价。

评比标准:二〇〇八年全球名目GDP为605.6亿美元。

公布时间:每季、落后一至三个月;经常修正。

解读

名目GDP或GNl(GNP)都可以用来评量经济活动之总量。该选择哪一项指标,大多取决于各国的惯例(请参考第44页)。当GNI或GNP高过GDP时,意味着有净外国投资收入。

各国的每年GDP总值变化极大从非洲小国的低于十亿美元,到美国的超过十四兆美元。经济发产阶段类似的国家,其各自的GDP规模主要取决于人口数量(请参考以下针对每人GDP 以及第69页针对实质GDP之说明)。

人均GDP (GDP per head)

评量内容:每人产出;GDP除以总人口数。

重要性:作为评量整体经济繁荣之指标

呈现方式:每季小计与每年总计。

观察重点:名目总额;实质改变。

评比标准:二〇〇八年之OECD平均值为每人36,575美元。

公布时间:每年,有时候每季;落后时间颇长;经常修正

观察重点

每人产出是反映生活水平的理想指标。这项指标间接将识字率或健康等质化因素纳入考虑,不过这些因素并未纳入实际计算。

某些非洲国家二〇〇八年的每人GDP低于400美元,蒲隆地的数字只有138美元,全球的平均值是8,300美元左右。在富有的工业国家,每人产出几乎是全球平均值的三倍。在经过购买力差异的调整之后,最富裕与最贫穷国家之间的财富差距看起来缩小了。即便如此,最富有的国家的每人产出依旧是全球平均值的三倍(接近3万美元)。津巴布韦的每人产出只有8美元。

如果每人实质GDP增加了,这意味着整体经济变得更加繁荣。为了找出更好的指标以反映人类的发展,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 )自一九九〇年起开始公 布人类发展指数(Human Development Index )。这项综合指数包括平均寿命、成人识字率、入学率与每人GDP等数据。根据二〇〇九年的排名,挪威与澳洲在全球一百八十个国家当中名列前茅,阿富汗与尼日则敬陪末座。南韩与新加坡等新兴工业国家的排名则已快速窜升。

实质 GDP (Real GDP)

评量内容:以固定价格计算之经济活动总量。

重要性:最适合用于追踪长期发展。

呈现方式:每季小计与每年总计。

观察重点:每年或四季之百分比变化。

评比标准:欧元区一九九八至二〇〇八年间之年平均成长率为1.3%。

公布时间:每季;落后一至三个月;经常修正。

观察重点

实质(固定价格)GDP反映的是经通货膨胀调整后的经济产

出变化。在检视这些数字时应该将景气循环一并纳入考虑(请参考79页有关循环指标之说明)。景气衰退后紧接着出现强劲的成长,很可能只是反映原本闲置的产能恢复正常运作(请参考第94页与第166页有关就业与产能利用之说明)。

在经济本就蓬勃发展时又出现强劲成长,意味着可能有新产能导入,这会提升未来的产出(请参考第八章有关投资之说明)。不过,在景气循环高点出现的过度成长,有可能泡沫化为通货膨胀或是进口(请参考第十三章)。

开发中国家的经济爆发潜力胜过较成熟的工业化国家。对美国与欧洲来说,每年3%左右的实质GDP成长率就算理想。举例来说,太平洋沿岸的新兴工业化国家于一九九九与二〇〇〇年的

成长率远不仅止如此。在一九九七年的亚洲经济危机出现之前, 这些国家甚至缔造出至少6%的年成长率。在一九九八到二〇〇八年之间,中国的每人实质GDP年成长率平均为9.1%。

通货膨胀与产出的取舍

实质GDP加上平减指数(请参考第57页的说明)两者的变化,约略等同于名目GDP的变化。举例来说,如果实质产出增加3%,而通货膨胀上扬5%,那么,名目产出大约会成长8%。有些经济学家主张,名目GDP取决于总体需求,而实质产出与通货膨胀两者彼此之间会消长:两者可以出现任何成长率,只要总量相当于名目产出的改变。因此,通货膨胀走高意味着产出成长会走低。

世界景气循环

对工业世界来说,一九六〇、一九六八、一九七三与一九七九年都是景气高点。一九九〇年代初期也曾出现过一次景气高峰,但那次的情况特殊,因为当时各国的景气高点交迭出现(请参考第79页有关循环指标的说明)。二〇〇八年的金融危机是一九三〇年代以来首次的全球衰退,包括中国与印度在内的许多大 型开发中国家的经济迅速恢复成长,但像英国与西班牙等已开发的欧洲国家摆脱衰退的速度就比较慢。表4.3列出各国在每次景气循环中的经济成长率,这些数据可以作为判断未来经济成长的有效基准。

工业化经济体。一九六〇年代是经济快速扩张期,这至少要部分归功于科技进步与外部冲击的消失。一九七三年与一九七九年的高油价导致经济暂时衰退。日本受第一次高油价的冲击或许比较严重;欧洲与美国在第二次危机中受伤较为惨重。经济在一九八〇年中后期到一九九〇年代再度快速成长。所有工业化经济体在二〇〇八年的金融危机中无一幸免,而对金融市场与房地产泡沫曝险过重的国家受伤尤其惨重,包括美国、英国、爱尔兰与西班牙等。

开发中国家。石油生产国于一九七〇年代缔造高度经济成长,于一九八〇年代出现最严重的衰退。许多拉丁美洲与非洲国家的情况大同小异,由于债务危机、缺乏对内投资与外汇存底不足,各国的经济于一九八〇年代出现衰退。东欧国家此时的表现同样不理想,反映出其计划型经济的缺失。一旦金融危机减缓,中国、印度与巴西等以外销为导向的经济体便持续快速成长。

GDP产出(GDP:output)

评量内容:各产业别(农业、矿业、制造业与服务业)之GDP。重要性:针对总产出提供十分详尽的分析。

呈现方式:每季小计与每年总计。

观察重点:实质成长率。

评比标准:GDP总量的整体实质成长。

公布时间:每季;落后一至三个月;经常修正。

观察重点

将各产业别与整体GDP之百分比变化进行比较。成长速度高于平均值的产业会对经济成长带来非常正面的贡献,反之亦然。

龙头产业的改变对整体经济活动的影响会胜过其他规模较小的产业。举例来说,在工业化经济体当中,服务业的1%成长率对GDP的提升度会大过相同幅度的农业成长率。事实上,成熟的工业化国家的经济重心持续由制造业转移到服务业。在OECD国家当中,服务业占整体产出的比重已经从一九六〇年的45%提升 到二〇〇七年的72%。

一般而言,开发中国家比较依赖农业,而位于比较后期发展阶段的开发中国家,则对制造业的依存度比较高。

第九章将说明产出的各种指标。

GDP :支出(GDP: expenditure)

评量内容:根据各支出类别(消费、投资与净出口)所计算之GDP。

重要性:针对总支出提供十分详尽的分析。

呈现方式:每季小计与每年总计。

观察重点:实质成长率。

评比标准:GDP总量的整体实质成长。

公布时间:每季;落后一至三个月;经常修正。

观察重点

如同分析GDP产出,将各支出类别与同时期整体GDP之百分比变化进行比较。

个人消费。此类型支出的成长往往可以带领经济走出衰退,鼓励制造业者进行更多投资。不过,如果消费成长大过整体经济生产力的成长,结果便会导致进口成长,进而引发通货膨胀。在工业化国家,个人消费占GDP的比重通常是60%,因此,消费的改变会对整体产出产生重大的影响。

政府支出。就某种程度而言,这项支出反映的是政治考虑而非市场力量。在政府提供多项服务的国家中,政府支出占GDP的比重通常比较高。短期增加的政府支出可以对经济带来稳定的支撑, 但一般而言,政府支出会将资源导离生产力成长。

投资。这是一项关键成分,可以提升当期的经济成长,并对未来的经济扩张奠定基础。观察重点在于机器(可以提升产出)而不是住屋等项目的投资。

存货的改变。这些改变可能并不规则。当需求增加的速度大过产能提升率时(在经济开始复苏时是个好现象,最后可能导致通货膨胀),或是当制造与经销业者因受到压力而开始削减持有存货 的成本时,存货就会减少。当需求减缓时,存货往往会增加。

进、出口。出口会对整体GDP成长有所贡献;进口偏高会导致生产力的成长低于需求的成长。进口渗透率(import penetration,进口除以GDP)突然增加,可能意味着消费需求的成长超过国内的经济成长所能负荷(过热)。进口相对于出口出现长期成长有可能意味着国内生产者的竞争力衰退。进口明显超过出口有可能是汇率出现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