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货膨胀与量 生产力有哪些联系

问答社区分类: 自媒体通货膨胀与量 生产力有哪些联系
懒小鱼儿 管理员 提问于 1年 之前

需求走扬很容易引发通货膨胀。举例来说,如果雇主提高工资却不提升产出,如果额外的收入全数转为支出,物价就会受到拉抬(需求推动型通货膨胀),但人民的生活并未出现实质改善。

通货膨胀的效应非常深远。在针对经济的某些细项进行详尽分析时,像是预估企业的盈余或股价,通货膨胀更显得重要。在分析整体经济时,我们最好将焦点集中在产出的数量,而不是其名目金钱价值,而且应该从数量或是经通货膨胀调整之固定价格这两个角度思考问题。我们已经在第二章中讨论过这些概念;第 十三章会详细探讨通货膨胀。

循瑁或领先指标(Cyclical or leading indicators)

评量内容:景气循环。

重要性:预测短期经济活动的有效工具。

呈现方式:指数数值。

观察重点:趋势。

评比标准:注意转折点。

公布时间:每月公布;至少落后一个月;经常修正。

总览

GDP的表现会沿着长期成长趋势线呈现不规则波动,至少在已开发国家当中是如此。有些时候,GDP会先蓬勃发展,随后出现衰退。这样的变化称为景气、商业或贸易循环。这种循环大约每五年重复一次,不过,每个循环的规模与经历的时间长短都不 相同。

—次循环包括四个阶段:扩张、高峰、衰退与谷底。

扩张。不管基于何种理由,只要需求一开始增加便会自动增温。第一个迹象往往是存货减少。接着,产出的提升会大过需求,导致存货囤积(请参考第150页有关库存或存货的说明)。企业招募失业劳工,后者以新近赚取的收入进行之前遭搁置的消费品采购。结果造成需求增加,企业因此招募更多劳工,持绩前述的过程(乘数效应)。

高峰。向上的动能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由于出现瓶颈与供给的限制,产出终究会触顶。对投资资金的需求或许会推升利率,以至于新投资并无利润可言,或是劳动市场到达饱和,企业因而招募不到更多人力。消费需求或许稳定,但投资需求的减少会导致产出水平下降。

衰退。由于投资需求减缓,资本材的生产者开始削减人力。走高的失业率会降低消费需求。存货、乘数效应,预期与加速原理发挥负面作用,导致经济更不景气。

谷底。产出不会无限下跌。产出会停留在某个最低水平(谷底或

衰退),因为任职于政府以及生产货品、基本必需品和外销产品的企业员工依然保有工作与购买力。失业与社会福利收入、过去的储蓄以及新借贷的资金会让其他消费者开始购买必需品。

对投资资金的需求疲软,有可能导致利率走跌,让全新或是替换投资显得有吸引力,至少对生产必需品的企业来说是如此。由于消费需求稳定,投资需求开始再度推动经济。

在美国,经济衰退的定义是GDP连续两季下滑。这种定义的 问题在于,如果GDP在一年中的第一与第三季暴跌,但在第二与第四季稍微回升,那么,从技术上来说,即使产出在年末时明显下降,该国的经济也算是逃离衰退的命运。有些经济学家偏好将衰退定义为产出较前一年下滑。其他专家认为,如果GDP成长率 跌落长期生产潜能,该国便出现「成长衰退」。举例来说,在日本,GDP年成长率低于3%就算是衰退。

表4.6列出了重要国家的景气高峰与谷底。

成因

对于景气循环的成因为何,甚至何者为因、何者为果,各界并无共识。主要的影响因素包括固定投资与存货循环,外部冲击与立意良善或是可能图利自己的政策。现今的政府会在选举前制造繁荣景气,进以开启景气循环。为对抗通货膨胀而推出紧缩政策,之后再推行扩张政策以降低失业率,这种作法可能导致强烈的循环震荡。尤有甚者,当景气已经自动出现紧缩的现象时,政府也有可能采取一些降温措施,进而加快下跌的速度。

经济指标的循环模式

许多经济数据具有循环特性。高峰与谷底的步调并不一致。这意味着在GDP之前便开始反转的指标可以用来预测经济发展。

之后的时间点可以大致反映出,工业化经济体的标准景气循环包含哪些状况

领先指标(leading indicator)。大约在产出触顶的十八个月之前,利率会从低点开始走升。

商业信心、股价与新屋开工数以及企业盈余会在产出触顶的八到十六个月之前到达最高点。消费信用、汽车销售量与制造订单会在六个月之前触顶。零售会在二到三个月之前到达高点。

同时指标(coincidence indicator)。GDP是整体循环的参考基准,而触顶时间与GDP只差一到两个月的其他指标可以用来确认景气出现反转。

落后指标(lagging indicator)。制造业产能利用率触顶的时间大约落后总产出一个月左右。职务空缺大约在三个月之后到达高点,平均收入的成长率在四个月之后触顶,单位劳动成本则在五个月之后触顶。在整体产出触顶六个月后,生产力与失业率开始止跌回升,通货膨胀大约也在这个时候到达高点。投资、未结订单与库存触顶的时间大约落后产出十二个月左右。

循环指标

许多国家与OECD会员国的统计专家会将数个经济指标编纂成综合循环指标。这类指针会排除整体趋势并排除不规则的波动,并将许多指标结合成一项加权平均指数。

这类指数的组成成分各不相同,反映出各种经济习性与分析人员对经济情况的了解。举例来说,美国于一九九〇年代初期调降了股价的重要性,因为经济学家发现,股价上扬被视为是景气好转的指标,因此助长股市的买气,进一步推升这项领先指标。

解读指标。利用综合指标作为景气循环的指引。领先指标会在GDP之前六个月反转;同时指标与GDP同步反转;落后指标或 许会在六个月之后才出现变化。

主要的观察重点在领先指标的改变方向,并利用同时指标确认该项转变。大多数综合指标的主要用途在于确认转折点。不过,美国的指标会经过调整,好让百分比变化能够大致反映整体经济活动水平的波动幅度。

当组成成分数量不多且随着新信息的公布而在往后几个月中经过修正,或是综合指数本身出现修正时,这些综合指数就会重新发布。在解读综合指标时务必小心,而且应同时检视个别的经济数据。

生产力(Productivity)

评量内容:每一单位劳工或资本的产出。

重要性:反映总经济产出的效率与潜能。

呈现方式:指数数值。

观察重点:趋势、尤其是相对于其他国家的表现。

评比标准:二〇〇四至二〇〇八年之间,OECD国家每小时工作 生产之实质GDP年成长率平均为1.4%。

公布时间:有时候每月公布;往往落后两个月;经常修正。

总览

生产力评量的是某个定量的要素投入(主要是土地、劳动力与资本)所制造的产出。土地基本上是固定的,而资本很难评量,因此,大家的注意力往往会集中在劳动生产力之上。生产力有许多不同的定义。最常见的定义如下:

每人产出=总产出除以总就业人数

每人/小时产出=总产出除以总劳动时数

劳动生产力反映资本投资,可以视为资本生产力的指引。相较于使用十九世纪蒸气科技的企业,采用高科技机器的企业,其员工的每人产出或许会比较高。其他影响劳动生产力的要素包括社会态度、工作伦理、工会以及训练,后者或许是最重要的要素。这些要素无法直接以统计数据加以评量。

成长的计算

经济成长反映的是劳动力与劳动生产力的成长。

劳动生产力取决于新投资(新投资会提升资本:劳工比,这就是经济学所谓的要素替代〔factor substitution〕)以及科技进步(可以增加产出)。

生产力数据可以以金额表示,但通常是以指数数值呈现。因

此,分析师往往会检视长期的变化,却忽略「这些指数数值之计算基础为何」此一重要问题。当生产力偏高或过低时,这些变化往往会出现扭曲。

然而,趋势是重要的考虑。如果每个人的产出增加5%,同幅度的加薪可能会让获利持平。事实上,由于总劳动成本(包括提供劳工之休闲设施)的成长速率可能低于薪资的成长,获利事实上或许会增加(请参考第293页与第296页有关薪资与单位劳动成本的说明)。

循环。由于就业人数与资本的弹性低于需求与产出的弹性生产力因此具有高度的循环特性。当生产力在景气高峰过后出现衰退时,就业人数减少的速度会放慢,每人的产出也会暴跌。

当商品与服务需求在景气衰退过后出现成长,闲置的产能就会发挥作用,生产力也会快速提升。

比较

在比较生产力的绝对水平(而非趋势)时,请记得生产力也取决于科技与成本。亚洲企业的每人产出的美元金额较低,但由于亚洲的劳动成本较低,这些公司的获利仍然可能胜过欧美企业。